百度新闻
贝莱德转向增持科技股 看好明年亚洲债券市场

  特约撰稿 朱丽娜 香港报道

  导读

  全球最大资管机构认为,2018年投资者情绪主导了资产短期回报表现,亚洲股市也饱受外围因素牵制。但经过数轮抛售潮,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再度浮现,而亚洲债市价值也将逐渐回归。“我们目前偏好中国和印尼,短期内对印度市场保持谨慎。”

  阴霾密布之下,今年以来亚洲股市的表现乏善可陈。

  “今年是投资者情绪主导资产短期表现的经典例子,尽管大部分国家的企业及经济基本面因素仍然强健。美联储加息、中国去杠杆以及中美贸易摩擦这三重因素叠加,导致市场气氛不断转差。以中国市场为例,今年上半年,企业盈利增长了22%,而股市却下跌了25%。”贝莱德亚洲及环球新兴市场股票团队主管施安祖(Andrew Swan)在11月2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。

  数据显示,一半以上的亚洲公司今年第三季度的收入低于预期。美国明晟公司(MSCI)公布的亚太(日本除外)指数显示,今年10月份该指数下跌10%以上,2018年迄今为止跌幅约为14.5%。

  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,今年10月国际投资者抛售了155亿美元的亚洲新兴市场股票,这是自2011年欧洲债务危机以来的最高记录。其中,韩国、台湾地区、印度、泰国是国际资金外流的重灾区。沪港通、深港通今年一直持续录得资金净流入,10月则出现了逆转,共有15亿美元的资金流出,创下三年以来的新高。

 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师高挺在11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坦言:“尽管我们认为对盈利增速的一致预期过高且有可能进一步下调,但我们同样认为今年估值下降的幅度过大。MSCI中国指数和沪深300指数目前的估值均接近2016年的低点。事实上,当时的宏观条件和公司基本面远不及当前。政策放松以及盈利增长料将逐步提振市场信心,我们预计MSCI中国指数和沪深300指数在2019年均有上升空间。”

  数轮抛售后科技股价值再现

  自去年年底以来,作为全球最大的资管机构,贝莱德便不断对气势如虹的科技股发出质疑。施安祖曾经指出,一些科技股的股价升幅远远超出了基本面的盈利增长,成为市场上“最拥挤的交易”,一些互联网初创企业以很高的估值水平上市。他甚至直言市场已经存在一定的泡沫。

  然而,经过今年数轮抛售潮之后,施安祖认为,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再度浮现,并已开始陆续加仓相关股票。“我们之前对亚洲一些大盘的科技股公司持谨慎态度,主要因为市场对这些公司的长期预期过高,这体现在盈利增长预期及估值上。”

  他补充说,事实上,一些大型科技股公司的盈利水平出现了恶化迹象,“某些公司近年来进行了大规模的投资,其中出现了一定的亏损,同时其广告收入增长也开始面对压力。这些情况可能在短期内会继续。相形之下,一些半导体公司过去6个月里出现了深度调整,随着经济数码化的深化,对相关产品的需求将继续增加。目前这类股票的估值已经较为合理,我们也增持了一些股票。”

  以施安祖本人管理的Asia Dragon Fund为例,截至今年10月底,该基金在信息科技板块的配置比例为17.53%。相比之下,去年同期该板块的占比达到28.93%。该基金的前十大持股名单中居首的是台积电,占比达到4.88%,其余包括三星电子、腾讯、阿里巴巴和百度。

  一直以来,美元走势对亚洲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及企业盈利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11月20日盘中,衡量美元兑一篮子货币的美元指数微跌0.08%至96.11点。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,由于美国市场的持续振荡,叠加美联储大概率放缓加息步伐,2019年美元指数预计将易跌难涨,数值中枢有望明显下降。

  亚洲债券今年回报欠佳

  由于市场持续波动,在低利率环境下,投资者普遍以追求收益为目标,而亚洲债券过往因收益率高企受到投资者的追捧。

  贝莱德亚洲信贷主管塞思(Neeraj Seth)在会上透露,今年迄今为止,亚洲债券的整体回报为-2.3%,这在过去20年里十分罕见,投资级别及高收益债券的投资回报分别为-1.6%、-4.6%,“因此,我们正看到更多的风险溢价(risk premium)在重新调整。与美国债券的风险溢价相比,亚洲投资级别及高收益债券的息差已在11月分别上升至40个基点、300个基点,这是数年以来的高位。”

  塞思认为,随着亚洲债市的价值回归,加上基本面因素的支持,明年亚洲债券市场有望录得中至高的单位数回报,“从市场而言,我们目前偏好中国和印尼,短期内对印度市场保持谨慎。优质的中国投资级别债券及高收益房地产债券值得考虑,但BBB评级的国企债券质量良莠不齐,需要仔细筛选。”